上观新闻:上海市运会赛场演绎“最高颜值”比赛,“地毯上的芭蕾”不该被家长和社会误解!
发布时间:2018-10-29 16:05

在很多人看来,艺术体操是极具美感的运动项目,从事艺术体操的女孩子体型苗条、气质出色、身材颀长、颜值颇高,这项被誉为“地毯上芭蕾舞”的最美运动,应该不愁群众普及和市场热度。

上海市第十六届运动会艺术体操比赛近日在虹口体育馆落幕,来自8个区的92名美少女,先后以婀娜身姿、出众气质、独特编排和出色发挥,展现这项最具欣赏性奥运项目的独特魅力。

图说:来自长宁艺术体操队的小选手在认真参与市运会比赛。


一直以来,以传统三级训练体制为人才培养基础的上海艺术体操实力不俗,始终在全国名列前茅;本届市运会,市场化运作的艺术体操俱乐部人才普及模式开始生根发芽,多个代表团采取购买社会俱乐部服务的方法组队参赛。在看到项目进步发展同时,上海艺术体操人保持着清醒头脑,谋划未来吸引更多孩子和家长参与。


投入大周期长考验决策者耐心

大部分人认为,练过艺术体操的女孩子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得出来,除了身材挺拔、腿比较长外,她们的气质仪态也和一般女生不太一样。上海长宁区艺术体操队教练蔡晓媛认可这个观点,但她直言这个项目没有捷径,“一个女孩子的高贵气质不可能在一个夜晚养成,艺术体操这个项目也特别吃时间:孩子一般从5岁开始练,成才周期起码8年,急功近利没用。”

图说:中国艺术体操队在2016里约奥运会表现出色。


除了时间周期长,艺术体操也是大投入项目。过去三年,静安区一名艺术体操老教练退役,队伍无奈解散。几名不甘心的家长试图自己集资寻找场地、购买器材,让孩子们继续训练。一名家长代表事后感慨,原来艺术体操的硬件要求那么“高大上”:“我们联系了很多场馆,大部分场地的层高达不到艺术体操训练要求;最后我们几个家长更悲哀发现,凭我们老百姓的收入,连一块训练地毯都买不起!”

“最早在欧洲,练艺术体操的基本都是贵族家的孩子。” 上海市体操中心办公室主任陆叶,此前曾担任上海市艺术体操队领队8年。她向记者确认,艺术体操项目对场地和资金确实有着很高的门槛。

图说:这位名叫Maria Titova的俄罗斯艺术体操选手,是全球社交媒体上的网红。


图说:中国艺术体操队选手张豆豆一度被网友称为“360度无死角的美丽”。


据悉,艺术体操要向上抛球、圈等,训练馆层高必须在6米以上;地毯面积是15米乘以15米,价格不菲。“你看这次参加市运会的小队员比赛服都很漂亮,一般2000多元一件。国家队的比赛服质量更高,8000-10000元一件。比赛用球基本都从日本进口,800元一个。”陆叶笑着补充一句,“这些还都是易耗品,并不是一次性投入。”

在传统竞技体育思维模式下,体育职能部门也会追求效率和性价比,那些投入小、见效快、金牌多的项目更容易被青睐,而像艺术体操等投入大、见效慢、周期长的项目,容易“遇冷”。

图说:意大利艺术体操队拍摄的宣传海报,推广这项运动。


本次市运会,长宁、浦东、徐汇等代表队,都是传统少体校培养输送人才模式;虹口、黄浦、宝山等代表队则采取了购买俱乐部服务等多元化人才培育模式。在全市16个区中,目前有8个区组建艺术体操队参与市运会,比上一届出现增长。这一数据,既验证这项“最高颜值”奥运项目需要硬件和资金强力支撑,也暗示艺术体操在体制内的普及推广,需要职能部门的决策者,具备“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胸襟格局。


专业队模式遭遇俱乐部冲击

一直以来,上海是全国艺术体操的传统强队,始终位于前三甲的水准,中国国家队目前也有上海输送的优秀选手。 不过,在2014年国务院发布46号文件鼓励发展体育产业后,不少社会俱乐部开始出现,申城艺术体操人才培养模式走到了专业化和普及化难兼顾的十字路口。

图说:不少家长来到市运会艺术体操赛场,为孩子们加油打气。


“中国艺术体操现在的发展重点是团体项目,这对选材提出更高的要求。以我们专业需求为导向,需要优中选优。”陆叶介绍,艺术体操专业运动员必须经过严格选拔,对身材比例近乎苛刻,比如腿长必须长过上身11厘米以上,“肯定要‘大长腿’,甚至‘胸以下都是腿’。”

沪上坚持开展艺术体操三线培训的区本就不多,加上市区两级专业队选拔要求逐步提高,上海艺术体操少体校开始出现“招好苗子难”。与此同时,沪上这两年涌现出多家社会化运作的艺术体操俱乐部,机制灵活、注重普及,也没有太高的进入门槛,得到不少孩子和家长的喜爱。昔日依靠举国体制运转的少体校专业队模式,开始遭遇到市场化社会俱乐部的冲击。

图说:从提高的角度看,传统少体校的日常训练硬件更专业,训练质量更有保证。


“这次市运会,有一些社会俱乐部培养的选手代表区参赛,算新鲜现象。”一名不肯透露姓名的艺术体操裁判告诉记者,“按我们专业人士的看法,有些选手的身材相貌无法走专业路线,但俱乐部提供更多可能。一方面这对普及项目是好事,另一方面,也说明两个模式的出发点完全不同。”

“上海是国际大都市,家长们支持孩子进行体育锻炼、拥有运动技能的意愿,在全国排数一数二。”陆叶认为,少体校的精英型和俱乐部兴趣型的模式截然不同,“如果我们觉得你是好苗子,进入少体校进行业余训练,家长不用花一分钱,但一周三次的训练需必须风雨无阻。社会俱乐部是有偿训练,家长花了钱就是顾客、上帝,总体是孩子的兴趣培养,训练时间难有保障。”

图说:俄罗斯是艺术体操强国,实力强劲。


对大多数家长来说,让孩子学艺术体操,更多是培养一种体育技能、提升艺术修养、完善身体形态等,很少考虑走专业队路线。这样的普及本是好事,但由于艺术体操教练人数少、进入门槛高、专项要求严,广纳生源的社会俱乐部只能向传统少体校“分羹抢人”。


关键是实现普及和提高融合

“少体校的艺术体操基层教练一个月收入约5000元,但他们去社会俱乐部带教,一个月拿10000元很正常,往往只要下班或周末去上两小时课,赚钱很轻松。”一名圈内人士坦言,火热诱人的市场让一些年轻教练人心思动,“但不可否认,更多基层教练依旧兢兢业业坚持奋斗在第一线,支撑他们是责任感,是一份为上海培养人才的初心。”

图说:艺术体操具有一定的市场属性,未来需要打通普及和提高之间的瓶颈。


与此同时,社会化的艺术体操俱乐部,未来定位不应该是“洪水猛兽”,而是一起做大市场蛋糕和商业价值的“合作伙伴”。在一家体育媒体管理岗位任职的顾女士,当年经过慎重考虑,最终把4岁女儿送到一家艺术体操俱乐部,“当时还有马术、高尔夫等选择,最后为女儿选择艺术体操,是觉得这项运动兼有体育和艺术的优点,同时人还会更挺拔修长。”

据介绍,这家在东方体育中心租用场地的社会俱乐部人气很足,“一年48节课,费用在9000元左右,周末人丁兴旺,100多个学员里还有不少外籍人士。”顾女士介绍,她的丈夫很支持女儿去徐汇少体校让专业老师看看有没有天赋,“但我们不知道教练怎么选材,也没有报名途径。我觉得体制内的艺术体操肯定更专业,但在推广和宣传方面可以更活跃一些,不能太关在门里面,要走向社会,让更多人了解这个项目。”

图说:练习艺术体操的女孩子都比较可爱。


本届市运会,作为传统强队的长宁艺术体操队最终摘得1金4银2铜。“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艺术体操徒手成套就2分钟左右,但真要在专业上做到完美,需要不断打磨雕琢。”蔡晓媛告诉记者,“四年前我去天山幼儿园选材,有一个小女孩在操场上体育课,高高瘦瘦、长得漂亮,一看就是艺术体操好苗子。四年后,看着她有模有样登上市运会赛场并戴上奖牌,我们基层教练就很有成就感,再苦再累也值了,起码对孩子和家长问心无愧。”

陆叶告诉记者,为扩大艺术体操的人口基数,管理部门也做了很多改变:比如未来业余组加入市运会赛事扩大人口基数成大势所趋、鼓励更多有条件的区开展这项运动、改革竞赛体制扩大普及面等。她也坦言,家长和社会不该对这个“最美丽的奥运项目”存在误解,“不要把进入专业队想得那么可怕,训练肯定艰苦,但这是竞技体育的客观规律,这个问题也不是上海体育一个项目碰到的瓶颈。不过,我们还是想吸引更多人才尤其是本土人才。”

图说:体育事业的发展提高,离不开基层教练的努力付出。


市运会的竞赛杠杆让各个区的竞技体育实力、日常训练水平得到交流展示,职能部门应该各司其职,重视市运会蕴含的人才培育导向和价值。“以长宁区为例,体操和艺术体操一直是传统强项,为办好1997年八运会艺术体操比赛,长宁特别建造上海国际体操中心。如今上海国际体操中心再度翻修改造,希望未来发挥更大专业功能。” 上海市青少年训练中心相关人士表示,“像长宁等传统强区,过去几个周期在项目布局发展上遭遇一些波动,但未来需要加强管理层面的重视,借助自身底蕴和市场力量,探索一条内外兼修的项目发展新路,继续为上海乃至全国输送优秀人才。”